你再难为神 也另有他人掌纹间藏诗

现在是二零一七年八月十八日的十五点十五分,我看着闪烁的数字钟,没有秒针。食指上没来得及剪掉的指甲刮到了拇指指肚,疼痛像闪电般的鳗鱼在漫长神经的结网里穿梭,我停下手指和脑子,搜肠刮肚发现没有什么故事要讲。
鳗鱼逃走了,困倦占据了战争高地。
空荡的房子,灼眼的光,也许我只是想找你说说话。

评论

© 七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