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再难为神 也另有他人掌纹间藏诗

【楼诚】黄金世界

Icarus: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乌托邦






哥哥说,绘画的创造是


从一无所有到一有所无


纸上有无何有之乡


 


调色盘流光溢彩


雪国的白,法兰西的金


十五岁的南京灰,三十七岁的北平朱,十岁的苏州墨


五光十色的通称是上海


血管里奔涌



 


花、草、虫、畜须有


便添上雪地里带着盐味的玫瑰一株


朝朝频顾惜的兰花草


还有兔儿,金鱼,猫,肩头的珍珠鸟


——老猫老猫,莫要欺那鸟儿


 


人呢?


要有女人


柔而韧,多情,善,无私,义


要有男人


铁骨铮铮百死不悔顽强坚硬


男男女女,筚路蓝缕


 


哥哥说,绘画的绝妙是


从一无所有到一有所无


成竹在胸的笔勾连无和有


 


他们锻铸自己成为武器


弓之箭,枪之弹


在一人之弓上另一人瞄准他们的去路


碎掉的瓷杯与燃空的弹壳


花之刺,草之锯齿,果之核


层层掩映乌有乡


 


昼为极昼,夜是永夜


秋千,湖畔,树林边


弱化空间,突出色彩


街头画家的水准,非也


一个漩涡


光以它将熄灭的火焰笼罩


无人看见他们牵着的手


溢光鎏金


 


无何有之乡


何有?






-fin-












我对“乌托邦”的理解就是那里有最好的东西,但你想要创造那样一个世界,就只能把自己最好的填进去。填进去了,自己的就没有了(。

评论
热度(99)
  1. 七虞Icarus 转载了此文字

© 七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