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再难为神 也另有他人掌纹间藏诗

现在是凌晨两点十九分,两个小时前一切都进入了十二月十号,不声不响。我用一种蜷曲畸形的姿势吃完了一份甜腻地叫人恶心的提拉米苏,来自一个偏僻的县城超市,价格十元人民币,价值也许更低。不够美妙的进食经历惹怒了我的胃,进一步又逼急了我大脑的皮层。抱着一杯余温即将散尽的脱脂奶粉,努力寻找可怜的睡意。嘴里炸裂的味蕾却依旧缠绕着着廉价的奶油味,绵软的甜腻如挣网逃离的鳗鱼,肆意猖狂,闷头乱撞。愤怒嫌恶地丢掉包装盒子,盒子上猩红的色彩又一次下退了困倦的懦夫,鳗鱼趁势凑上来,企图将他彻底勒死。
现在是凌晨两点三十三分,故事依旧没有结局,鳗鱼与懦夫依然比拼着,脱脂奶粉彻底失去了温度,而我只拥有困倦不已的灵魂与一双红透的眼睛

评论
热度(4)

© 七虞 | Powered by LOFTER